欢迎访问中国反传销爱心互助网官方网站!
  •   政策法规
  • 反传销反欺诈多途遇阻

反传销反欺诈多途遇阻

来源:互联网  作者 : 佚名  发表时间 : 2018年04月26日  

 
    风控离不开大数据的支撑。“从金融科技的角度来说,金融科技只是手段之一,金融科技无非就是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通过技术从更多的角度和更全面的方位了解客户的情况。”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在解决信用难题方面,利用金融科技是一条必经的途径。

    何俊向记者介绍了当前行业的一些共识,即通过建立风控层面的纵深防御策略,来达到消费金融行业风险管理标准:

    一是建立实时智能决策模型,集成主流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算法,挖掘借款用户的习惯、偏好、行为属性,提升风险决策系统精确度与自适应能力。

    二是通过科技的手段,合理识别是否是欺诈申请、团伙作案、伪装信息。通过作弊手段的识别,防范欺诈团伙通过伪装身份、伪造信息,投入生物识别技术,比如人脸识别、OCR等。

    由于每个人的生物特征具有与其他人不同的唯一性和在一定时期内不变的稳定性,如静脉、指纹、声纹、人脸、虹膜等特征,较为不易被伪造和假冒,所以利用生物识别技术进行身份认证具有较高的安全性与可靠性。

    三是行业间的联防联控。提倡行业信息共享,打破数据孤岛情况,成立行业联盟,防范借款人过度借贷。

    然而就《经济》记者了解,对于目前的消费金融行业,甚至是互联网金融行业来说,能独立应用金融科技防欺诈的公司少之又少。基本上都要依赖央行的征信数据库和一些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毕竟,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生物识别等金融科技需要很高的门槛。

    “目前央行的征信数据库只有持牌的金融机构才可以调阅到,大量的非持牌金融机构拿不到这些数据,就只能委托第三方征信公司。”刘洋称。

    对此,郭田勇表示,央行的征信数据库应该打开,无论是银行还是消费金融公司,甚至是小贷公司,只要允许放贷款的机构,在有相关客户申请贷款后,都应当有权利使用央行征集的信用数据。“央行做征信数据库的同时,也应该同时允许多家机构来做数据库,提高征信效率。”

    尽管这几年市场各方都在推动征信机构参与主体的多元化,很多人都试图参与征信业务,但一家消费金融机构负责人向《经济》记者透露,其实从政策的角度来说,是越来越紧的。“很多小公司的数据业务一般已经不允许做了,因为涉及用户隐私,云端共享从制度上不太允许,需要有征信牌照,其实这两年征信许可是更加紧了。”

    刘洋表示,这种限制是符合现实情况的。“现在大量的行为在互联网上发生,哪些是隐私信息,哪些是公开信息并没有明确的依据,大量的互联网公司在扒取用户的网络行为,但是这种行为有没有得到用户的授权?用户的隐私有没有保障?还存在很大的问题。”

    同时,金融科技应用的底线究竟在哪?

    “全球范围内,人们的身份识别一是指纹,二是人脸识别。现在的智能手机在终端打通了这个通道,例如高清摄像头和指纹识别技术,但是面临着中国人身份识别信息泄露的威胁。一旦这些信息和身份证信息有所对应,那么我们特殊岗位的人员到境外将无处容身。”刘洋认为,这就需要对智能终端厂商进行信息监管,同时对使用这些信息的机构进行监管,“未来可以由官方部门设立一个身份证、指纹、人脸三位一体的数据库,这个数据库仅供查询,从根本上解决金融机构随意采集和处置消费者信息的问题。这在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但是需要监管层出台明文规定。”

    除了政策限制,技术限制也让金融科技反欺诈效果不能立竿见影。

    “中国在互联网高精尖领域的话语权不多,尽管我们有了北斗,但是互联网的根服务器和IP地址都是在美国,机器语言0和1是美国的,编程的标准语言是英语,PC端是WINDOWS和苹果,移动端是iOS和安卓。我们主要做的是应用系统,这就涉及原创性和安全性的问题。”刘洋称,中国做应用系统的很多公司都是相互抄袭,导致商业模式雷同,以消费贷款为例,很多平台的授信额度、还款周期和利息率都相似,这就违背了我们国家推动利率市场化的初衷,毕竟我们希望不同的产品,在不同的交易时刻,面对不同的消费者,根据不同的承受能力,可以在监管空间内进行弹性定价。

    而从市场的认可度来说,第三方征信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未来要靠什么?目前来看,拥有社交资源的腾讯和拥有电商资源的阿里,这两家公司的接受度最高。既然腾讯和阿里已经有了用户垄断和资源垄断,那么新兴公司就只能靠数字创新。
 
    行业尚未实现快与稳的平衡
 
    量化派CRO粘旻环长期从事风险管理和评估工作,她向《经济》记者表示,中国的个人消费金融领域是一个诱惑力和想象力非常巨大的市场,传统金融机构、新兴的互金平台、互联网企业、线下零售业都在向这个行业渗透,满足不同的细分群体。
“这部分人群为什么无法通过传统金融机构充分满足需求?并不是他们的信用不好,而是他们的信用表现不符合传统的信用审核方式和标准。”粘旻环表示,互金平台要做的,就是用科技来获取、解析不同维度的信用数据,帮助更多人获取到最适合自己的金融服务。

    “对比在美国相对成熟的信用体系和统一的信用评级下,美国互联网金融公司可以更直接高效地获取信用数据、信用评级结果,中国这样充满挑战的信用环境,反而激发了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的风控创新能力。”粘旻环表示,经过这几年的时间考验,国内大数据风控技术表现越来越趋于成熟,但也正面临着新的挑战,例如:线上欺诈手段更多、更隐蔽、更具规模化,线上风控模型必须及时迭代,建立预警机制和风险前置,要有预见性和前瞻性;针对不同的金融场景和细分人群,需要设定更加精确的风控准入和风险定价;线上海量数据的维度非常多,但是只有对真正有效的数据,进行深入研究,才能充分发挥数据价值,提升风控效率,这对数据采集分析和洞察能力的要求非常高。

    “前几年,这个行业看似很容易挣快钱,虽然线上规模扩张非常容易,但是事实证明,不尊重金融规律,不具备强大的风控能力的企业,是没有办法经受时间考验的,必须在互联网的快和金融的稳之间找到平衡,才能实现长期稳健的规模化发展。”粘旻环表示,监管部门一直在鼓励正确的创新,随着监管政策不断细化,行业步入规范发展期,为行业的准入门槛、运营原则、征信机制、大众信用意识提出了正确的指引,将给予那些留下来的企业有更多的空间和机会去做真正的有意义的创新。

    而对消费金融行业甚至是整个互联网金融来说,除了风控难题,也要解决外围的挑战。粘旻环表示,除了前面提到的新的风控挑战和信用挑战,行业面临的挑战还有两点:一是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意识和能力需要提升,二是优秀金融科技人才的缺乏。

    “我们看到这几年互联网金融带来了极具规模的商业价值,但是同时也必须意识到,一味追求流量变现,诱导激进的过度消费,只顾着满足前端的用户需求,追求交易规模,过度使用杠杆,就会出现风险的失控,很有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粘旻环表示,用户的消费能力必须和还款能力、信用管理能力相匹配,全行业都必须构建可持续发展的意识和能力,这需要从业者的责任感和自律性,也需要监管的引导。

    据粘旻环介绍,金融科技行业需要复合型人才,强金融背景的人很多,强技术背景的人很多,但是两种经验兼具的高端人才并不多,传统金融机构更多是金融思维,而流量平台、场景消费平台更多的是互联网思维,很多高校也并没有开设完全对口的专业,而且行业前几年发展太快了,非常浮躁,甚至完全没有金融科技背景的人也在做,现在行业进入规范发展期,要真的凭专业实力来比拼。
 
 似乎对于消费金融行业来说,一份综合性的解决方案就能肃清欺诈乱象。但这个想法仍太简单。不是有了监管部门的介入、金融科技的加持、行业自身的优化,就能将欺诈挡在门外。说到底,信用的问题,是可以通过外力解决,但最终,其实还是人的问题。

 
反传销反欺诈多途遇阻
    
    机构多元监管难具效力
 
    欺诈频发,从某个侧面来说,也说明消费金融行业仍不成熟。鱼龙混杂的参与主体,给肃清欺诈现象平添许多阻碍。

    据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消费金融专业委员会主任刘洋介绍,目前来看,消费金融机构参与的比较多元。第一类是最具市场基础的持牌金融机构。

    “能够使用消费金融字号的就只有全国24家消费金融公司,获得了银监会的筹建批复,可以使用消费金融字号用于工商登记。没有获得批复的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叫做消费金融机构,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深圳工商部门也批复了几家打着消费金融字号的消费金融机构。”刘洋表示,其他从业的持牌机构包括银行、信托、证券基金等。

    第二类是一些非持牌类的消费金融企业,例如电商企业、万达等,有庞大的消费场景,尤其是大额的消费场景,可以帮助用户办理分期付款。

    第三类是创业者,例如美团、滴滴等,通过某些特定服务聚集了大量用户。

    第四类是源于传统行业的草根创业者,他们深受实体经济低迷的影响,但是又有一定的资产可以实现货币化套现,利用这些资金炮制了所谓的消费金融平台,用于向公众招募,往往缺乏对金融从业规律和金融监管的正确认识。

    “目前来看,持牌的金融机构因为有完善的风控体系,有从线下迁移到线上的风控体系,所以尽管反应慢,但却是最规范的。其他几类的风控相对不理想。”刘洋向记者表示,当前的消费金融行业的问题有两方面,一是网络小贷,其最大的问题是放弃了征信,靠大量的用户规模来覆盖呆坏账问题。毕竟一般收入相对较高、有稳定收入来源的人,通常不会频繁向小额贷款机构借钱,所以大学生、蓝领等群体就成为主要客户,但这些人的还款能力相对较差,一旦逾期,就可能产生暴力催收、裸贷的问题。

    二是很多人打着消费金融的名义,把消费金融的资金拿出来运作,但是打擦边球,实际上代收代付代管行为。有些消费金融产品,并没有真实的消费行为,以消费的名义投资就会产生很多乱象。

    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联合国家工商总局(广东深圳)反传销监测治理基地发布的《腾讯2017年度传销态势感知白皮书》中提及7种新型传销模式,有2种与消费金融有关。

    其一是高收益为诱饵的金融投资理财类传销。金融投资理财类传销在传销组织中的占比达到30%,已发展成为新型网络传销的主流模式。其以高收益为诱饵进行非法集资,涉案金额巨大,扰乱社会市场经济秩序,危害国家经济安全以及公民个人经济利益。

    以钱宝网事件为例,以项目年化收益率高达50%以上吸引投资者,其收益构成中拉人头推广收益占了很大比例,靠着吸收新用户资金、用于兑付老用户本金及收益的方式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大量非法吸收资金,涉案金额高达300亿。

    其二是以“消费返现”为口号的商城促销类传销。打着“消费返利”“消费多少返多少”“消费增值”“消费就是存钱”等口号的各类网上商城及线下商城,同样开始成为传销的新变种。

    已被查处的浙江万家购物网,打着“满500返500”等幌子诱使他人消费和入会,涉案人员190万,金额高达240.45亿元。

    刘洋表示,这种消费金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最终只可能陷入庞氏骗局。“因为消费金融是金融服务,而中国的金融监管是分业监管,从监管层来说,很难就涉案金额和人员等进行确定;第二,监管往往滞后于事件的发展,处置有事后的周期性,投资者一旦遭遇损失,就面临着前期投资人的资金追查。”刘洋称,对于消费者和投资者,判断消费金融,有几个基本点,一是确定对自己的刚性消费有没有帮助,二是有没有获得实惠的收益,例如节省时间,“6%以下的投资回报的还是比较稳妥的,6%以上就是一场王者荣耀的游戏”。
 
反传销反欺诈多途遇阻

    
上一条:清除传销毒瘤保障创业就业 下一条: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