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反传销爱心互助网官方网站!
  •   反传知识
  • 6.98万元戏变1040万元的传销数字游戏

6.98万元戏变1040万元的传销数字游戏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 : 佚名  发表时间 : 2013年01月20日  

这个世界变化快,传销也实现了升级换代!

当下,一种被称作“自愿连锁经营业”、“1040阳光工程”的新型传销理念甚嚣尘上,正虹吸一个个梦想两三年蜕变千万富翁的“狂人”不撞南墙不回头。即便在广州这样的富裕之地,也有人断然放下手头的正经营生,奔竞、自投这一传销大网。

与“骗来新人、限制其人身自由、强迫其打电话让家里人汇钱”传统传销“三步曲”不同的是,新型传销编织国家暗地支持的谎言,蛊惑下线自愿申购投入69800元(以3300元为一股,最多可申购21股,即69300元,另交500元管理费),两三年后可收益1040万元。该方式以“愿者上钩”为原则,不控制参与者的人身自由,不实行集中住宿和集中授课,警方打击难度大。据了解,浊浪已波及多个省份。

自投者被洗脑,每天被“1040万元”的执念所刺激,他们的精神状态甚至是“幸福”的。痛苦的是清醒者———他们那些拒绝天上掉馅饼的亲属们。近期,本报就接到不少传销者亲属近乎呼号般的紧急求救,希望借媒体之力揭穿骗局,帮助拉回迷梦中人。

走火入魔

案例1

老黄的发财梦

发展老婆孩子为下线

还有一个月就要过春节了,人在广州的小黄非常想念远在安徽合肥的哥哥老黄,但老黄却没有一丝念及小黄的意思。每次,小黄致电老黄,都被对方毫不迟疑地掐断。

小黄明白,大哥之所以不再理睬他,是因为他曾试图阻止大哥参与“69800元巨变1040万”的疯狂赌博,忤逆了他———

就在两个多月前,小黄与老黄各自组织了一批“说客”,在广州马场一家餐厅摆下“鸿门宴”,老黄一行特意从合肥飞到广州。是夜,如果小黄赢了亲哥老黄,则老黄从“1040阳光工程”回撤,重做老本行;如果老黄赢得亲弟小黄,则小黄自此以后不得再干涉大哥成就“千万富翁”的大业。

本报记者等一干资深说客加盟小黄阵容,负责PK老黄。老黄,只带了两人:一个是他大学刚毕业的女儿,一个是他的上线———一名前团职干部,也是老乡。

是夜,两派人马都无心思吃饭,但见唇枪舌剑,口沫翻飞,火药味炽烈。座上人几度欲起身拉扯,但最终没有打将起来。饭局由晚上7时,一时高亢进行到10时半,服务生几次催促打烊。

是役,小黄这边黯然败北,怏怏而退;老黄一行人眼圈充血,得胜收兵,次日即飞回合肥。

老黄原本在广州建筑行业打拼20多年,终于熬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包工头,这些年积蓄少说也有两三百万元。去年下半年的一天,老黄被上述那位前团职干部游说,前往合肥“考察”了一周,返穗后即刻卖掉所有的产业及手上的工程项目,心急火燎地杀回合肥,投身他渴念的三年发迹的“事业”,尽管他死不承认这是在搞传销。

老黄的“事业”分三阶五级制,也就是EDCBA五级。他先向上线交了自己那份69800元,急等着成为“一变三”的“E”。初来乍到,如何拉来那个“三”?他很自然地想到了他所能节制的三名家庭成员:老婆、女儿、儿子。老婆好忽悠,本就无业,一声令下即火速前来。而女儿刚大学毕业,正准备参加韶关公务员考试,老黄以“合肥这边有更好的工作”为由,让她前来“考察”。女儿自然听老爸的,结果两月时间,便着了魔,逢人便推销“自愿连锁经营业”。她对记者说:“叔啊,你想我也好歹念过大学,怎么可能轻信?实际上,经过两个月观察体验,我感觉大学四年学的东西,也没有这两个月多。我们不唱独角戏,要跳集体舞。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合肥走一趟,机票钱我认。”老黄的儿子还在念大学,最容易被“搞掂”,也“归顺”了老黄。这样,老黄又交了三名下线的钱。

一变成了三,三要变成九。人从何来?还只能拉亲戚老乡,于是老黄又发动远在山东的外甥女。交不起69800元?那就由当舅的暂时垫上。为此,老黄垫资好几十万。

目前,老黄的亲朋老乡,正围绕在老黄身边,以他为核心,满怀信心地行进在“69800元三年巨变1040万”的金光大道上。

但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糊涂,在老黄的老家,剩下的亲友心中一片愁云惨雾,他们明白:搞不好,所有人都会倾家荡产。

走火入魔

案例2

老鲁的发财梦

以死相逼要妻子掏钱

“我老公老鲁去了一趟广西,回广州后就被洗脑了,现在天天研究什么‘资本运作’,逼我拿钱给他认购‘份额’!”电话那头,广州萝岗人徐敏多次失声痛哭。

1月12日晚,徐敏站在阳台上流泪,欲从8楼跳下,幸好被上初中的女儿拉住。“我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了,我好累,心好痛!”徐敏给记者发来这样的短信。

据徐敏讲,自己是湖南人,老鲁是河南人,在广州居住多年,拿到了本地户口。原本是一个幸福之家,噩梦是从去年9月1日开始的。

受老鲁老乡、网吧老板刘军的邀请,老鲁辞去月薪8000元的机械工程师职位,与刘军一起到广西“考察”七天。回来后,老鲁老念叨“民间资本运作”等新鲜词。按照他的说法,国家暗中支持广西通过“民间资本运作”集资,集资人以每股3300元的价格购买21股,另交500元管理费,共投资69800元,并按照“五级三阶制”发展下线,可以形成大规模的资金流,带动广西实体经济腾飞。所谓“五级三阶制”是指每个人只能发展3名下线,由下线再发展下下线,人数呈3的倍数几何增长。

老鲁说,个人投资69800元后,国家会返还19000元让他留在广西租房、消费、发展下线,发展到29人,他就可以“半退休”回到广州。待3名下线都“活”了,且都发展了29个人,他就可以带着1040万元“出局”。

因为老鲁去广西“考察”时没带太多的钱,没能当场申购。从广州返家后,他就天天死缠烂打,让老婆交钱、拉人头,好让他杀回广西,赚个“千万富翁”头衔回来。

徐敏意识到这是传销,拒绝加入。但是,这个诱人的“国家秘密项目”已经在老鲁的脑海里生了根,他每天研读《货币战争》、《民间资本白皮书》、《北部湾崛起》等十几本书,甚至凌晨两三点也爬起来看。徐敏一气之下把书撕烂了,老鲁捡起散落的书页继续读。

“我是中专学历,他是本科,所以他一直骂我不开窍,”徐敏哭诉,“有朋友让我管好家里的钱,可是,我管得住他的钱,却管不住他的心、他的大脑。”

两夫妻每天为此争执不已,甚至以死相逼。老鲁曾手写了一份声明,上书:“如果对外声称的政府项目‘百企入桂’、对内声称的消费投资项目经过验证不是真的,本人愿意承担任何责任,甚至可以不得好死,死于非命。”

“除非刘军的团伙被取缔,否则我老公是救不回来了。不打掉这个团伙我们一家横竖都是死。”4个月的折磨让徐敏非常无助,她答应老鲁,在孩子放寒假后,全家人去一趟北海,以了解其中的内幕。老鲁为此兴奋得彻夜难眠。

据了解,网吧老板刘军在增城居住,但已经在广西做“资本运作”一年多。他所在的传销链条中,几乎所有人都来自广州。记者在徐敏和刘军的通话录音中听到,刘军劝徐敏尽快来广西,否则他发展的下线即将达到29人,很快就可以“上平台”成为千万富翁回广州了。他说,他发展的20多个下线中90%以熟人为主,其中有住在越秀区的;他的上线“李老板”跟他同是增城人。“李老板家里已经有四个人上平台,买了两部奔驰。”刘军给老鲁发过这样的短信。老鲁也曾向徐敏表示,他在广西见到很多广州人。

对话当事人

老鲁欲发展记者为下线

听说有记者采访,老鲁显得很高兴。对话中,他一直在对记者“洗脑”,几次竭力邀请记者跟他一起去广西“发财”,成为他的下线,并称“以后你赚了钱,会反过来感谢我的”———

羊城晚报:这是一个什么项目?

老鲁:我说不清楚。你要是真正感兴趣,我介绍一些地方,你运用自己的思维去理解看到的现象。

羊城晚报:从你老婆的叙述中,我感觉这个项目与传销非常相似。

老鲁:大家都说北海是个传销窝点,说得非常可怕,但我很疑惑,因为北海天空很蓝,秩序很好,哪里像一个做传销的地方?十里银滩没有一点垃圾,女孩子凌晨两三点都敢在外面,到处是和谐的气氛。我感觉这根本不是传销。

羊城晚报:这是一种新的传销手段,媒体有很多负面报道,您看过了吗?

老鲁:负面报道铺天盖地,这不过是“反向包装”。国家通过负面报道保护这个行业,提高门槛、控制人数、吓走胆小者,达到当局者清旁观者迷的作用。

羊城晚报:媒体和网络可以是“负面包装”,难道他们给你提供的材料就不能是假的?

链接

6.98万元怎变1040万元?

据了解,每名参与者只能发展3名下线,这样,经过五级发展,1变3、3变9、9变27、27变81,81变243。这一过程,有些地方的传销组织要求用时两年,有些地方要求用时三年。

按照“本人+3个下线+9个下下线……”五级发展下去,如果最终能吸引包括本人在内的364人缴纳69800元/人,那么此人直接或间接骗取的金额可达到(1+3+9+27+81+243)×69800元=25407200元,其中45%“上缴国税”,10%“上缴个人所得税”,剩余45%———即11433240元,折去各项费用后,他理论上会得到所谓1040万。

也就是说,一个人想成为千万富翁,他至少需要363人为他一人“垫底”。不少参与者刚刚在“1变3”的初始阶段就遭遇链条断裂,只能接受血本无归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