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群
    反传销爱心互助群 反传销爱心互助群
    咨询热线
    022-28382863
    0755-29763129
    18622233436

交6.9万赚1040万元?浙江多人遭洗脑,他们说“赚的钱来自不懂行小白” 您当前位置:反传销爱心互助网 >> 了解传销 >> 网络传销 >> 浏览文章

    交6.9万赚1040万元?浙江多人遭洗脑,他们说“赚的钱来自不懂行小白”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 : 秦宇杰  发表时间 : 2017年06月14日  浏览 :

    6月7日,浙江湖州警方对外透露,该地区的一个“1040”传销窝点被捣毁,82名组织成员落网。据悉,“1040”传销团伙打着“国家项目”、“政府支持”等名义,在全国各地洗脑会员,发展下线。

    然而,对于传销的高层来说,他们的工作则更加职业化,采用洗脑元素,只是用来吸引人投资。“我们赚到的钱,都来自不懂行的小白。”

    浙江湖州破获一起“1040”传销案,多人遭洗脑

    6月7日,湖州市公安部门向当地媒体透露,该地区一个“1040”传销窝点被捣毁,82名组织成员落网。

    据悉,该传销团伙打着“国家项目”、“政府暗中支持”的幌子给成员洗脑,要求每人缴纳69800元入门费,许诺将来可以赚回1040万元。

    利用这种洗脑手段,“1040”传销团伙在湖州地区发展了200多名下线。

    在山东做服装生意的陈某,就被朋友劝说来湖州做“国家投资生意”。“原本妻子和孩子靠我过日子,但是我从家里骗来了69800元后,不仅没有拿回家一分钱,还让家里的日子越来越拮据。”

    “传销主要在于洗脑,利用人性贪财的弱点,编织一个谎言让他们信以为真,一步步走入圈套内,”该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施伟峰说。

    “‘1040’遍布全国,在传销项目中属洗脑程度较高。”反传销爱心互助网的创始人蒋德胜表示,以广西北海“1040阳光工程”为例,这个起始于10年前的传销团伙,对外宣称“国家暗中集资,以投资北海建设”,利用受害者的爱国、贪财心理,吸引全国各地的会员来到北海。

    蒋德胜表示,各省“1040”的制度几乎相同,入门费都是69800元,都许诺只要不断拉人头,将来就能得到1000多万元的收益。

    互联网+洗脑,新型网络传销出现

    与“1040”相似,不少传销团伙采用的洗脑套路,都是自诩为“国家项目”、“政府工程”等,以达到洗脑的目的。不同的是,越来越多的传销团伙,正在将这种洗脑手段与互联网相结合,发展出新型的网络传销。

    6月6日落网的传销“大佬”宋密秋就是代表之一。2012年,宋密秋创办了其第一个传销组织,名为云数贸联盟网。在云数贸的运营过程中,宋密秋自称“未来世界首富”、“民族英雄”等,其团伙每天利用微信群、QQ群开课洗脑。

    这种互联网+洗脑的套路,使得无数中老年人中招。

    3年前,河南人杨凯璇的父亲开始接触云数贸,从此每天捧着手机,在微信群里听人讲课。

    “云数贸给我的家庭关系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杨凯璇说,父亲三番五次给云数贸投资,花完所有积蓄后,又以各种名目向亲友借钱,有时谎称治病,有时谎称添置家具。这种“狼来了”的方法,最终使父亲在家族中失去信用。

    杨凯璇劝说父亲脱离云数贸,却遭拒绝。“一谈到云数贸,立马就是吵架。”在前年的一次争吵中,杨凯璇一把将父亲按倒在地,最终被母亲撵出家门。

    互联网加洗脑的套路,也使得蒋德胜的工作日益艰难。蒋德胜表示,自己的工作是给传销受害者“反洗脑”。对于“1040”等线下传销,只要把人救出窝点,再结合十几个小时的思想矫正,一般就能使受害者从此脱离传销。

    对付云数贸这样的网络传销,蒋德胜的方法开始显露弊端。“传销团伙是通过微信洗脑,我们不能没收受害者的手机。即使当时清醒了,过后还有可能被忽悠过去。”

    传销高层:赚到的钱全来自小白

    对于传销的真正高层来说,他们的工作则更加职业化,纯粹出于赚钱的目的。“国家项目”、“政府工程”等洗脑元素,针对的只是小白。

    长期投资传销项目的曹钰伟(化名)表示,传销本质上是庞氏骗局,前面人赚到的钱,都是后面人来补。因此,他会甄选比较年轻的传销项目,以尽早投资,成为项目的高层,并在崩盘之前及时撤离。

    2014年,曹钰伟投资了第一个传销项目,名为“万x复利”。因为不会拉人头,并没有赚到多少人头费,最后关盘是亏本的。

    汲取教训后,曹钰伟又参与了一个名为"信×话费"的项目。"有推广,有宣传,会用自己的公众号拉人头,发展了100名下线。"不料投资仅2个月,"信×话费"就关门跑路,非但自己的本金没有赚回,团队成员也全部亏本。

    2015年,从俄罗斯传入中国的传销项目“MMM”,打着“金融互助”的名义,迅速席卷中国。曹钰伟意识到,该项目在国内刚起步,尽早投资可以大赚。

    彼时,曹钰伟在妻子开办的连锁珠宝店帮忙,来了客人光顾也顾不上招待。他同时操作六七台设备,手机聊微信,电脑发广告信息。“在家连着手机数据线,出门就是充电宝,吃饭都在看手机,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几天时间就发展了2000名下线。”

    在“MMM”进入中国之前,市面上流行的传销项目利率很低。“MMM”开创了“互助金融”的新模式,月利率达30%,一时间风靡中国。此后国内很多人也纷纷效仿,开设的“国产互助金融”传销项目,月利率甚至高达100%。

    “市面上每开一个互助金融项目,我们都会去投资。”曹钰伟告诉南都记者,因为和部分操盘手熟识,提前知晓了关盘时间,他的成员大部分都赚了钱。仅有少数人因为投资较晚,恰好赶上高层跑路,资金链崩盘。

    妻子并不理解,指责曹钰伟“不务正业”。不想,曹钰伟的银行账户数字呈指数倍增长。

    目前,曹钰伟的团队已发展为“系统”,集分析、投资、操盘于一体,其下线达800人,专门寻找国内各类传销项目,拉人头赚钱。

    曹钰伟坦承,他们使用爱国、发财等洗脑元素,只是为了吸引更多人投资。“我们赚到的钱,都来自不懂行的小白。”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秦宇杰


    上一条:年关将至,请小心你的钱包! 下一条: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