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反传销爱心互助网官方网站!
  •   本网动态
  • 反传销志愿者常被恐吓 呼吁建立被解救者关怀机制

反传销志愿者常被恐吓 呼吁建立被解救者关怀机制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 齐鲁晚报  发表时间 : 2017年02月13日  

反传销志愿者常被恐吓 呼吁建立被解救者关怀机制

2014年09月18日 13:35 来源:齐鲁晚报 反传销志愿者常被恐吓 呼吁建立被解救者关怀机制参与互动(0)
    0
 
 

反传销志愿者常被恐吓 呼吁建立被解救者关怀机制

反传销人士蒋德胜等人在大学开展抵制传销的讲座。(资料片)

  随着传销组织在各地的蔓延,反传销公益组织应运而生。他们的成员多有参加传销组织的经历,结合自身经历对传销成员进行劝说,揭穿传销谎言。传销组织为应对这一情况,也在不断调整自己的“理论”,以图迷惑更多受众。反传销成为一场持久战。

  传销南北两派各自扩张“势力范围”

  “现在传销组织可以说是遍布全国各大城市,尤其是一些省会城市,是传销的重灾区。”说这话的是被称为“中国民间反传销第一人”的李旭,作为一名曾经加入传销组织做到“中层”的传销组织叛逆者,李旭从事反传销活动至今已有七八年的时间。

  根据李旭的观察,传销组织的再生能力很强,你可能打散了一个组织,但其中的人又会自立门户生出两个、三个组织。据李旭以及同样从事民间反传销的蒋德胜介绍,即使是传销组织,里面也有不同的“门派”,大体分南派和北派。

  传销组织的北派起源于东北,刚开始活跃的范围在东三省、河北、河南、山西等北方省份,是普及面积最广的传销组织,成员多为农民、打工者、学生等。

  起源于广西的南派相对比较高级,一般以资本运作、连锁经营、和谐商务理财为名,玩“资金游戏”。相对北派而言,南派不限制人身自由、吃住条件也比较好,成员多为老板、教授、白领、海归等“高层次”的人,并且是一对一进行洗脑。

  李旭介绍,目前,南北两派传销组织都在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北派向南蔓延,南派向北蔓延,“基本上全国各地都有两派的踪迹”。

  因为成员的“层次”较高,南派的洗脑理论更为系统,里面“除涉及资本运作等内容外,还捏造政府文件、政策,更具有迷惑性,北派组织都在学习南派“理论”。

  不少反传销组织没有合法身份

  在网络上,有对李旭的赞扬,也有对他的质疑甚至攻击、谩骂,对于这些,他早已习以为常。从2011年开始创办民间组织反传销的蒋德胜说,一名男士被骗入传销组织,他们跟男士的妻子去营救,男士直接就对他们动起了手。

  “攻击我们网站,打电话、发短信恐吓,几乎每天都有,我都不记得被他们在电话里‘弄死’多少次了。”李旭说,也没有好的方法避免,只能去传销现场解救时尽量小心谨慎。

  对于民间反传销组织来说,更大的困难在于他们没有合法的身份。因为这个,传销受害者家属在向他们求救时往往犹豫不决,怀疑他们的身份。同时,这个“弱点”也被传销组织拿来对他们进行攻击,迷惑新成员。李旭曾想在民政部门注册成立非营利组织,但手续很繁琐,只能作罢。

  “传销组织也在不断修正自己的‘理论’,应对反传销,他们会向成员宣扬说我们曾经都是行业里的人,现在之所以从事反传销,是因为‘国家’淘汰了我们。”李旭说。

  蒋德胜说,法律对打击传销的标准定得较高,对传销组织者缺少震慑力,同时取证难,公安部门难以对传销人员定罪。这些注定了反传销是一项长期的工程。

  缺少受害者资金追偿制度

  李旭曾经接手过一个典型案例,一人被骗去异地参加传销组织,经反传销人员劝说醒悟,喊了媒体跟随李旭要再回传销窝点,曝光传销组织,解救更多成员,可回到窝点后四五天就被再次洗脑,最后落了个倾家荡产。

  之所以被再次洗脑,蒋德胜认为重要的原因在于受害者在被解救之前就已经投入不少资金,一旦脱离组织,没有有效的渠道把这部分资金追回来,受害者不甘心会再次接触传销组织,本来是想要回本钱,往往再次被洗脑。

  “还有一点是缺少对脱离传销组织人员的关怀机制,这些人被长时间洗脑,往往表现得自闭、多疑,思想多少有些扭曲,难以融入社会。”李旭说,在这个时候,社会对于传销受害者的情感感化、思想疏导显得尤为重要。

  针对这些实际情况,李旭认为反传销至少应该有三个方面需要改进。一是加大对传销的打击力度,二建立追偿机制,帮脱离组织的受害者追回损失。此外,社会家庭要加强对这些人员的关爱,切断他们跟传销组织的联系。记者 张泰来 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