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反传销爱心互助网官方网站!
  •   本网动态
  • 反传销志愿者蒋德胜舌战6小时救出传销男

反传销志愿者蒋德胜舌战6小时救出传销男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 admin  发表时间 : 2014年08月28日  
  舌战6小时,救出传销男

  见证一位反传销志愿者规劝传销者的历程

  “我爸爸陷得太深,还能挽救吗?”20日,反传销志愿者蒋德胜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求助人纪伟反映,父亲陷入了一个名为“资本连锁运作”的传销骗局,希望蒋德胜来威海规劝父亲回家。25日下午,记者见证了蒋德胜长达6个小时的规劝行动。最终,求助人的父亲从传销骗局的美梦中醒来。

  制造“偶遇”见面 唠家常拉近距离

  20日,求助人纪伟辗转找到了天津的民间反传销志愿者蒋德胜,告知父亲纪强陷入了传销骗局,自己也被带进了传销窝点。

  按照蒋德胜的安排,纪伟以回老家拉拢妻子进入“项目”为由,带着父亲外出买返程的车票,制造机会“偶遇”蒋德胜。25日15时08分,在威海某商场门口,蒋德胜顺利见到了纪伟父子俩。纪伟告诉父亲,大学同学的父亲出差到威海,没想到这么巧竟会“相遇”。未等纪强回过神来,蒋德胜提议一起吃个饭,随后一起来到一家饭店。

  纪强不时流露出戒备的神态。“您以前是干什么工作的?”蒋德胜拉起了家常,试图打消纪强的戒备之心。果然,聊起以前的事业时,纪强放下了警惕,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简短的开场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你儿子告诉我,你在做资本投资运作,特意让我来教你如何发财”,蒋德胜直奔话题,这时他的身份是纪强的同行,级别是“出局老总”。一听“资本连锁运作”,纪强顿时来了精神,甚至拖起了座椅,紧靠在蒋德胜身边。然而,当真正聊起资本运作时,记者的在场让纪强又起了戒备心,蒋德胜解释:“这是我侄女。”排除掉所有的危险因素,纪强彻底放下戒备,打开了话匣子。

  迎合传销者的困境 扮演行家传授经验

  “到现在还没凑满份额,筹钱很困难,更没法发展下线。”纪强说起目前的苦恼,显得很着急。“先沉淀,不要动。”听到蒋德胜用了组织内部的行话时,纪强更是认为蒋德胜是行家。

  纪强憧憬着“1040万元”的终极目标,但眼下筹不到钱是个大问题,称还得需要5万多元。“我告诉你,5万元远远不够”,蒋德胜给了纪强当头一棒,“拿到提成并不简单,拉拢新人需要资金投入,所以5万元钱根本玩不转。”

  保证拿到钱,一定要有发展,前提是得有新人加入。“如果两个月没有进人,怎么办?”面对蒋德胜的反问,纪强脱口而出:“得自掏腰包”。然而,对于主人、经理、老总级别的人如何拿钱时,纪强一无所知,称“一级知道一级的事情”。这句话正中下怀,蒋德胜当即告知,不同级别之间要保密,是因为组织有见不得光的东西,每一级都有自己的秘密,不让他人发现。“如果对外宣称赚了1万,实际赚了3万,那还会保密吗”?纪强认可了蒋德胜的举例,并开始相信组织内部确实有猫腻。

  突然,纪强开始寻找各种证据证实他所在的组织是在运行国家项目。“坐公车都会有收据,你交那么多钱为什么没有收据?既然是国家项目,那应该公开透明,为何见不得人?”当被询问交钱没有收据时,一向坚信是国家项目的纪强陷入了沉思。

  一波又一波的反问和攻势令纪强措不及防,他来不及辩驳,也无法辩驳。很快,纪强变得沉默,开始严肃认真地听着蒋德胜的分析,并不时点头认同。

  加强正面攻势 揭开内部漏洞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蒋德胜的规劝起作用了。当再谈起“资本运作”时,纪强不像刚开始那般眉飞色舞。

  17时10分,蒋德胜正式切入主题。“幸运的是,你还未交满份额,即使是交满,钱也无法转出来。”纪强听着,锁紧了眉头。蒋德胜并没有继续解释这个问题,话锋一转提到组织内部所谓的“军事化管理”——规定每个人的作息时间,安排好每天的活动内容,让人感觉生活很充实。纪强顿悟,“难道是不让有多余的时间想其他的事情?”听后,蒋德胜笑了起来,并告诉纪强,这背后隐藏了太多的目的和不可告人的秘密。

  蒋德胜还介绍了不同级别的资金分配图,告知纪强为何一进入组织就返钱,而到后来会越做越难,当付出一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时,想要抽身而退都很难。所以,蒋德胜告诉纪强是幸运的,至今还没有发展到下线,钱也未投入太多。

  “你在里面做了多长时间?”一言不发的纪强突然打破沉默,岔开话题反问道。蒋德胜没有正面回答对方抛来的问题,坚定地回复“适可而止,要有勇气结束。”

  沉默几秒后,纪强再次发声,询问为何成就了那么多成功人士,他们开着宝马,买了别墅,过上了富人的生活。“你亲眼看见了吗?你全是从他人口中听说,如何验证信息来源的真伪?”蒋德胜加强攻势,反问纪强是否也曾撒谎,而他人是否也会同样撒谎。

  长时规劝见成效 传销者迷途知返

  看到纪强的立场已经不再坚定,蒋德胜拿出手机,播放了一段女大学生误入传销组织的视频。只看了5分钟,纪强就把手机还了回去,面对视频主人公的悲惨遭遇,他称自己不想再看了,之后放下手机叹了一口气,再一次陷入沉思。“不要害了后代,毁了孩子的前程”,蒋德胜用亲情感召,并讲了一些被判入狱的真实案例。此时,纪强看着饭桌对面的儿子,眼神中流露出些许的柔和。

  17时55分,蒋德胜看规劝得差不错了,放缓了规劝节奏,示意先吃饭。纪强拿起筷子,久久没有夹菜,若有所思。不多时后,纪强说:“今天走到这一步了,研究下一步该怎么撤”。这句话让蒋德胜和纪伟长出一口气。纪强说,他不会再参与了。之后,纪强开始谋划着出路,晚上回去后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想办法把东西拿出来,次日找借口和儿子共同离开。

  纪伟说,他17日到达威海后,见证了很多传销者所经历的生活,短短几天的时间就看到很多人卖车、卖方和离婚。纪伟坦言,在传销窝点的些天很不好过,“虽然赔了两万多,但是我爸能出来,我真高兴。”

  就这样,谈话一直持续到20时50分,蒋德胜不断讲述了传销的危害,迷途知返的纪强也在不断地坚定着自己要远离传销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