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反传销爱心互助网官方网站!
  •   本网动态
  • 资深反传销人士蒋德胜:新派传销迭代速度快 大学生成重灾区

资深反传销人士蒋德胜:新派传销迭代速度快 大学生成重灾区

来源:凤凰网财经  作者 : 启阳路  发表时间 : 2018年09月22日  
编者按:6月中旬,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郭树清表示,在打击非法集资过程中,努力通过多种方式让人民群众认识到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凤凰网财经在发布《郭树清呼吁警惕非法集资非法集资到底多疯狂?》一文后,多个用户爆料多家公司涉嫌非法集资,上万人被骗,资金规模百万到上亿不等。目前,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联璧金融四大民间高返平台相继“爆雷”。

为进一步揭露非法集资的手法、产业链、演化历史,凤凰网财经特推出专题组稿,帮助读者认清非法集资真相。

资深反传销人士蒋德胜:新派传销迭代速度快 大学生成重灾区

蒋德胜与警方合作打击传销(左三为蒋德胜)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出品 整理|秦宇杰

2017年,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找工作,陷入了传销组织,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作为非法集资中最恶劣的一种,传销由来已久。为此,凤凰网财经对家对话了资深反传销人士蒋德胜。蒋德胜认为,新派传销迭代速度快,危害大,大学生成传销重灾区,建议全社会一起重视打击传销。

大学生起码占一半比例

有些在传统行业的成功人士,受到经济环境影响,而转投传销的。去年我在河北衡水接触的一位身家数千万的建筑商,由于被开发商拖欠工程款,业务难以为继,于是想转行。在此期间,被朋友约到广西参加了所谓企业家沙龙,随后他就放弃了原来行业,搞起了资本运作传销。他的人脉很广,很快就做得风生水起。像他这样在传统生意中,做得比较成功的人士,在传销组织中大有人在。

传销组织里网罗了各行各业不同能力、不同层次的人。学生陷入传销的数量,可能没法统计出准确的数字,根据我们近几年解救的案例来看,大学生起码占一半的比例,而且呈上升趋势。

我们曾帮助一个广东韶关的家庭。这个家庭十分贫困,父母含辛茹苦培养出了两个女儿。姐姐是南京某大学的研究生,工作一年就被骗入了传销组织,三年没有回家。妹妹在四川某大学毕业后,也被姐姐骗去搞传销,一年没回家。家属找到我们,去了河北廊坊,设法见到了妹妹,经过我们醒脑劝导后强制带回了家。姐姐却被传销组织转移,从此失去了联系,非常可怜。

去年我和我们网站的志愿者,在成都某大学,花了两天一夜的时间劝导教育,成功使六名痴迷传销的大学生迷途知返。当时我们请他们的老师出面,以准备论文答辩的名义,好说歹说才把他们骗回学校。他们本来打算不参加论文答辩,毕业证也不要了。可以说传销对大学生的危害,可能会毁掉其一生。

我的手机里有近4000个号码是与传销人员相关的。我大概统计了一下,其中大约有1300多人,我和他们面对面地交流过,其余的一些中毒不深的,是通过电话和网络帮助的。我们每个资深志愿者的手机里,都有上千个这样的号码。

这些年,我和网站的志愿者们,曾多次潜入传销组织进行卧底取证,配合警方、执法部门打击传销组织,对解救出的传销痴迷者进行集体反洗脑工作,也多次到大学里做针对应届毕业生的预防传销演讲。我和我们网站上全国各地的志愿者们,挽救了很多传销受害者及其家庭,可以说对社会的和谐稳定也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新派传销迭代速度快

这几年我在反传销过程中发现,传销组织的发展进化非常快。特别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传销也变得更加隐蔽和高效,从传统的线下、异地传销,向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转变。随着社会对传销打击力量的加大和对传销手法的宣传,人们防范意识增强了,原来空手套白狼的传销组织方式已经衰落。

新型传销特点之一,更注重道具,注重包装。比如,重金请一些社会名人、专家学者甚至政府官员站台,这种传销诱惑性更强,危害也更严重。近期查获的一些消费返利网站、基金众筹、原始股、区块链为概念及善心汇之类的传销组织,有真实的实体外壳,伪装成网商、理财平台、慈善组织等,制造假象,其实本质不变,收入来源还是靠发展下线。善心汇传销组织甚至拿出了少量资金去做了公益活动,借此进行宣传造势,欺骗性、迷惑性更强。对于一些网络传销公司由于前期监管不到位,甚至有的官方媒体给做过广告宣传,案发后所有责任损失由都受害者买单,难免让他们产成不平衡心里,引发群体上访事件,因此早期监管尤为重要。

新型传销第二个特点,是形式的短平快。通过互联网,可以在短时间内聚集大量的资金。比如近期查处的人人公益网,20万元的投资成本,一个月时间诈骗资金近十亿元,这种速度非常可怕。传销组织者不需要大规模的固定场地,可以随时关网跑路,执法部门取证更难。

新型传销第三个特点,就是它的参与人群不止是被动受骗,具有暴富心理,有主观动力。所以参与者很少有人去报案。就好比一群赌徒,输钱的人最不想散局。

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传销组织通过互联网社交平台,比如QQ群微信群,对会员实时在线洗脑,难以切断双方交流。这给反传销人员的劝解、唤醒工作带来了更大挑战。

受产业升级、行业转型的经济环境影响,一些传统行业收缩,人们急于寻找新的投资渠道,这就令传销有了可乘之机;再就是一些涉世未深的大学生,一方面承受就业压力,一方面对自己的期望值又过高,传销组织也恰恰针对这种心理进行布局,所以近年来大学生加入传销的比例升高。

传销屡禁难止的原因,一是传销的形式不断升级换代,人们对它的认识不及时。二是破获传销案件,可能需要工商、公安、电信、金融、司法等多部门协调合作,要耗费大量的精力物力,这就造成很多地方的政府部门在打击传销上各扫门前雪,难以深挖,难以根除。有的地方对传销只是驱赶了事,或采取把猪养肥再杀的做法,无疑中也助长了传销的泛滥。三是因为传销犯罪是量刑标准低,而立案标准高。对传销组织者无法形成强大威慑力,反而助长了一些犯罪分子的的侥幸心理。

遏制传销犯罪最困难的一点,依然是法律上的。根据现有的法律规定,无论你加入传销组织是否存在主观故意,查获的钱款均予以没收,不予返还,这无形中就降低了传销醒悟者的举报热情。其实多数人是误入传销组织,并非故意犯罪。

传销最深恶痛绝之处就是,它不仅骗钱,更把一个个好人教唆成一个个职业骗子。如果把传销组织划分为底层、中层与上层的话,我认为应该本着发动底层、争取中层、严惩高层的原则进行处罚,这样才能使传销受害者在发现自己上当受骗时,能够第一时间站出来指证传销组织者、领导者,从而形成人人反传、人人打传的氛围,使传销组织容易内部瓦解,破解取证难的问题。

否则,很多传销受害者在发现自己上当受骗后,会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和侥幸心理,只身犯险,妄想能够通过传销诈骗的方法拿回自己的“本钱”,一旦他们上升为头目,就会变本加厉,甚至另立山头,导致传销犯罪漫延滋生、后患无穷、屡禁不绝的态势,这是传销泛滥的关键原因。

建议将打击传销上升到一个高度

对于传销泛滥猖獗地,建议把打击传销上升到一个高度,将打传纳入当地政绩考核,让他们由被动变主动积极作为。

按照传销犯罪性质细分,对于有注册备案公司有产品涉嫌传销的由工商主导,对于那些无备案无公司无产品或虚构产品的纯诈骗性质为主的南北派异地传销行为,建议直接由公安负责,以起到震慑作用。

此外,本着同情底层、发动中层、严惩高层的方式打击传销犯罪,通过奖励举报的方式让受害者减少部分损失,激发他们的举报热情让传销组织内部瓦解,破解传销犯罪取证难问题,也避免像善心汇、云联惠等传销组织发展到如此大的规模。对于像云联惠这样的公司,不管它的分配制度设计的如何合理完美,只要公司没有自己的盈利来源,崩盘只是早晚的事情,辨别这类公司首先要看公司的盈利点在哪里?是否符合正常的价值产生规律?高收益必然伴随着高风险。

有个别地方的传销组织存在十年以上,甚至十几年,他背后的保护伞脱不了关系。在传销猖獗的个别地区也存在执法腐败问题。传销对社会的危害,可能超乎人们的想象,它直接影响到政府的公信力。

人们认为取证量刑门槛高,我个人认为其实并不高,只要能真正落实举报奖励制度,激发醒悟者的举报热情,对于传销猖獗地追究主管部门的渎职责任,调动他们的积极性,由被动变主动,取证难很容易破解,别说三十人,就是上百人也不难。

再就是对于老式传销可以创新打击模式,可尝试采取异地立案,比如一个地域去传销的人很多,挣了钱的高层头目当地人一般都知道,可以让当地受骗大部分人,在当地联名举报,传销地配合取证,采取打击联动模式,就能有效震慑传销头目的嚣张气焰。现在传销猖獗的原因就是传销犯罪取证难,破案率低,使得传销头目们心存侥幸。

实际上,在参与传销组织的人员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逐渐对传销骗局有所认识的。但是考虑到自己已经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加之没有确切的证据,很多人就怀着“把本钱搬回来”的侥幸心理,最终越陷越深。

值得欣喜的是,人们已经逐渐认识到社会团体在反传销行动中所起到的作用。但是,社会团体在反传销行动中的身份依然十分尴尬,得不到应用的重视和官方的认可,导致老百姓对社会团体的信任度不高。至今,反传销领域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协会组织,多为夫妻店生意化模式运作,所谓会长均为自封,其次,我们作为公益和半公益性质的社会团体,缺少稳定的经费资金来源,难以长期维系。我们去大学校园搞宣传、办讲座,配合公安部门打击传销的行动,都是自掏腰包在搞,长此以往经历多了,影响志愿者们的积极性。久而久之,社会团体人员流失严重。

再次,社会团体因为得不到相关部门的监督和管理,鱼龙混杂,有的反传销组织名为公益,背后勾结社会人员敲诈勒索传销头目大肆敛财,不利于反传销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多年来我们一直想团结各地反传销志愿者,注册一个全国性的正式团体,但是一直得不到相关部门的支持,只能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无法整合力量,与组织严密的传销组织斗争。

我觉得,面对上千万人的传销群体,由于涉传人群和执法部门人员相差悬殊,我就觉得有民间组织存在的必要性,我们民间反传销志愿者队伍,对反传销有热情、有信念,对付传销有深入认识、有切身经验,无论是配合政府执法部门打击传销,还是搞反传销社会宣传,以及对传销受骗者的唤醒和心理舒导,都是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应该成为一个正式的民间组织,这样也有利于民间反传销活动的展开。面对上千万的受害群体,反传销领域却没有一个真正的协会社团组织,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却停留在不足百人且乱象环生这也是全社会应该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