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反传销爱心互助网官方网站!
  •   传销新闻
  • 误入歧途”的反传销斗士

误入歧途”的反传销斗士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 山东商报  发表时间 : 2018年06月17日  

误入歧途”的反传销斗士

2014年10月27日14:53  山东商报 我有话说 收藏本文
 

  蒋德胜,这个被朋友揶揄为误入反传销“歧途”的人,在过去的7年之间,和他身边的志愿者们一起,将数以万计深陷传销泥潭的人拉出来,同时也将他们的足迹留在了全国各地。被一条一条求助信息和自己的良知裹挟着,身不由己的蒋德胜在反传销的道路上,一路奔波。文/图记者于腾腾

  17小时谈话 解救传销受害者

  10月24日下午2点,泰安汽车站附近的一家餐厅,前一天刚刚离开泰安赶到莱芜的蒋德胜又折了回来。

  又有人向他求助了。

  求助者刘先生,事业颇有成就,家庭和睦幸福。一家人三世同堂,住在一所近200平方米的大房子里。按照传统的家庭观念,刘先生的父亲,年逾花甲的老刘只需每天接送孙子上学放学,尽享天伦之乐。

  然而在一年之前,老刘受刘先生堂哥的蛊惑,去了一趟广西北海,陷入了传销窝里。虽然很快就被刘先生拉了回来,但是这一年里,老刘始终没死了这条心,最近,老刘又嚷嚷着要回去北海那边看看。

  无奈,刘先生通过网络,找到了蒋德胜,让蒋德胜给他父亲做做工作。在餐厅了解了老刘的基本情况之后,蒋德胜以刘先生的老战友的身份,来到了刘先生的家里。

  此时,下午经常出门的老刘“刚好”也在家。

  老刘年轻时也曾经走南闯北,而蒋德胜近些年帮助各地求助者,几乎走遍了全国,拥有相似经历的两个人很快聊到了一起。有意无意间,蒋德胜将话题引到了广西,并不时透露一些“69800”、“1040工程”等等和传销有关的词汇。

  这期间摇摆不定,急需有人帮着拿主意的老刘竟主动提起了他在广西参与的“国家项目”。经过传销组织的洗脑,老刘一直认为,他所做的,是国家暗中扶持的项目,是为国家做贡献。虽然媒体上有一些负面报道,但那是国家所采取的“宏观调控”,避免更多人涌入广西北部湾。

  蒋德胜说,在管控严格、等级森严的传销组织内部,老刘知道的都是传销组织想让他知道的,然而老刘想知道的,没有人会告诉他。但是蒋德胜一五一十向老刘和盘托出。

  眼见老刘有所动摇,蒋德胜请出了自己的伙伴王老师。这是曾经传销组织内经理级别的人物,然而发展下线90余人,成了百万富翁,王老师终究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一辈子本本分分的老刘不想晚节不保,更不想给这个和睦的家庭带来灾难,晚上9点,老刘终于回头了。

  2误入反传销“歧途”

  “别人是搞传销误入歧途,你是反传销误入歧途。”蒋德胜的朋友,常这么揶揄他。

  蒋德胜今年45岁,老家山东德州,原来是个生意人,拥有一家20多人的小企业。是他朋友的一段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2004年,蒋德胜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误入传销组织。在朋友找他借钱的时候,他还开玩笑说“你别进传销窝了”。然而一语成谶,蒋德胜的朋友果然误入歧途,蒋德胜数次劝说,都未能成功。

  “2006年我朋友出来之后,整个人性情大变,言行举止和原来完全不一样了。”蒋德胜说,这对他触动很深。此时他的生意稳定,基本不用亲自打理,于是他就开始接触传销,试图解救一些人出来。

  随着与传销者的接触越来越多,蒋德胜发现传销的危害远比他想象的大得多,“可以说是害人害己,甚至害了整个家庭。”“很多人放下生意、辞了工作,发现上当回来后一无所有,而且大部分都是借钱甚至倾家荡产来搞传销,为了发展人头不得不拉拢自己的朋友和至亲家属入伙,最终导致家破甚至人亡。”

  直到2008年,蒋德胜才独立完成了第一次救助。“那是浙江的一个大学老师,辞了工作,还忽悠着家人卖渔船。”蒋德胜说,那时他还没有什么技巧,几个人就在饭桌上瞎聊。“非常幸运,聊了几个小时,终于把人劝回来了。”“搞定之后,家人对我非常感谢,那时我就感觉到,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对一个家庭来说,是一个意义深远的转折点。”从那以后,蒋德胜才建立了信心,开始潜心研究“传销”这个东西。

  传销到底有多大的魔力,让成千上万人陷入其中无法自拔。蒋德胜搜集了数十万字传销洗脑的材料,并通过一些直销、保险课程进行深入了解。2009年,蒋德胜开始冒险潜入传销组织内部做卧底。“广西、云南、安徽都去过,在里边和他们的下层、中层、高层都有过频繁接触,那几次经历才让我彻底掌握了传销组织的课程理论和管理方式。”

  3走遍全国却很少回家

  在“拯救”老刘之前,蒋德胜已经在之前的4天里先后在泰安和莱芜把5人从传销组织里解救出来。在他的手机里,还有来自济南、济宁、福建泉州等地的求助信息。

  就这样被来自全国各地的求助信息和自己的良知裹挟着,蒋德胜马不停蹄地四处奔波。“从一开始甚至直到现在,我都没想过自己一直要把反传销这件事做下去。”蒋德胜坦承,“但是每天接到那么多电话和信息,知道还有那么多人身陷传销无法自拔,我就觉得他们特别可怜,我就想尽自己的力量帮一帮他。”

  这些年下来,他到底帮助过多少人,蒋德胜坦言他从来没有计算过,“有的通过电话或者网络提供帮助,有的是应家人朋友邀请,到家里和需要帮助的人见面,根本无暇统计数量。”蒋德胜说,做了这么多年,受过他直接帮助的,至少也得几千人了。

  传销无孔不入,为了帮助这些人,蒋德胜几乎跑遍了全国的各个城市、乡村,“就剩下西藏没去过了!”

  但是全国奔走,有的地方一年甚至能去上十几回,蒋德胜却很少有时间回一趟家。有一次,蒋德胜甚至两个月都没有回家看看,家庭的担子完全落在了蒋德胜的妻子肩上。这是让蒋德胜最为愧疚的。“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家里和孩子的事基本没时间顾及,这些年妻子为了我做出很大牺牲。”

  期间蒋德胜的妻子曾几次劝蒋德胜放弃,像以前一样回家重新做点生意,但已经误入反传销“歧途”的蒋德胜哪里肯走回头路。对此,蒋德胜的妻子很不理解,没少抱怨过,“没名没利的,图个啥?”

  4反传销需要认可尊重

  最终蒋德胜手机里的信息说服了他的妻子。在蒋德胜手机和邮箱里,存有上万条求助的信息,而每一个求助者在事后都会发来长长的感谢信,“你是我生命里的贵人”“您及您的团队将成为正义的丰碑”,如此这般高度褒扬全部发自每一位受助者的肺腑。

  “逢年过节家里会接到很多陌生人的电话和短信,表达对他的感谢和祝福,看到他几年来一直坚持的事情帮助了那么多人,得到那么多人的信任,我也挺欣慰挺知足的。人这一辈子,能够做到像他那样,也就够了。”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2011年,蒋德胜在天津创建了反传销爱心互助网,网站是专门对传销受害者进行帮助的公益组织,有数十位专业的反传销老师和上百名反传销志愿者,一方面赶到受害者家中,另一方面通过电话和网络对受害者进行帮助。

  蒋德胜希望利用这个平台,凝聚更多的社会力量,吸引更多的反传销志愿者加入进来。

  但是目前,蒋德胜面临更多的是困难。“我们民间的反传销组织是一个纯公益行为,不收取任何报酬,志愿者的差旅费或者食宿费一般是由求助者提供或赞助,而碰到一些家庭十分困难的求助者,志愿者甚至要自掏腰包拿钱补贴。”“而且民间反传组织作为一个没有登记注册过的团体,志愿者身份不明,我们的工作有时候得不到社会的认可、信任和尊重。这比没有物质上的补贴更让默默奉献的志愿者困惑,他们感受不到这个社会给予的荣誉感和归属感。”

  因为以上原因,蒋德胜队伍中的反传销志愿者流动性很大,很多人因为看不到这个工作未来的方向而选择离开,导致反传队伍一直无法扩大,根本无力对抗猖獗的传销组织和传销人员。

  蒋德胜说,他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注册登记一个非盈利的社团组织,给志愿者们提供一个反传销平台。

  (原标题:“误入歧途”的反传销斗士